独木狂舟

【源藏】水

@PianoNinja 的点梗!炎热夏日的水中嬉戏!

ummmmmmm日常写得很丑陋系列(ni)

点梗基本都是一发完结!

————————————————

如果你没有将全副身心都没入水中过,你永远都无法知道那个平常与你无关的、遥远的、甚至可以将你永远留下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耳边只有水流汩汩而过的声响,那些虫鸣鸟啼都被遮挡在水面之上,就算双手抓不到可以支撑的物体,这样的静谧也仿佛能给人莫大的安全感。湖水被护目镜挡住,睁开眼睛时能看到光线在湖中的通路荡漾变化,无畏的小鱼穿梭在摇曳的水草之间,偶尔有树叶形状的阴影扭曲着伪装成鱼群的同伴。如果没带护目镜的话——如果现在就把它摘下来扔上岸的话,睁不开的眼睛还能感受到水轻柔地拂过脆弱的保护——

“源氏——!”

本来乐在其中的源氏被一阵大力拽得翻了个身,头部脱离湖水的保护重新暴露在树林的喧嚣之中,吓得他差点呛进一口水。他赶忙稳住身形,抓住岸边的石头:“哥你干嘛?我在这游得好好的,害我差点反应不过来沉下去。”

“谁知道你在干嘛?”半藏重新坐回他的小竹凳上,一口气灌下一整杯冰凉的大麦茶,“浮在水里突然不动了,我还以为你溺水了。”

源氏贪恋湖水的清凉,也不上去,扒在岸边,颇为享受地喝着他的兄长亲手给他倒的茶,末了咂咂嘴:“哥你想太多了,我可是校游泳队队长,憋气两分钟还不是轻而易举?”

“总得确认一下,万一你死在我眼皮子底下说出去可不好听。”

半藏就是这样,源氏暗自嘀咕,总是对一切反应过敏,事情一不在他的控制之中就会紧张得不行。但这也是他重视自己的表现。这么一想,他的心思又活络起来。

“哥,”源氏扯了扯兄长的裤腿,把瓷杯递还给他,“你怎么不下来?”

“我不想。岸边够凉快了。”

虽然背后已经湿得和浸了水的袖口一样,但是半藏还是这样回答,浑然不知鼻尖浸出的点点汗珠完全出卖了他。源氏眼珠滴溜溜一转,顿时计上心头:“哥,你站起来。”

“不。”不知道这个鬼灵精怪的弟弟又要搞什么鬼,半藏眉头一皱,果断拒绝了他的提议。源氏却不依不饶,本来扯着他裤腿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抓上脚踝,隐隐有把他往岸边拉的迹象。半藏无奈,终是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

“干什——啊——”

还没稳住身形就被人用力拉了一把,猝不及防之下半藏直直往湖里摔进去,溅起一大片水花。这动静甚至把湖底游鱼们吓了一跳,拼命往淤泥里钻,不一会儿连个尾巴尖都不见了踪影。

“咳咳……咳……”

被源氏从水里一把捞出来的半藏狼狈极了,呛进鼻子里的水弄得他呼吸不畅,整个喉咙又辣又疼,他紧紧抱住源氏的脖子,整个人扒在源氏身上,才没在咳嗽的时候沉下去。源氏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注意力被他因衣服松脱而露出的半边肩膀吸引,没心没肺地大笑出声。

咳了半天终于顺了气的半藏回过神来,第一件事就是给了源氏一个爆栗,敲得他呲牙咧嘴又不敢反抗,勉强抑住咳嗽的欲望大声吼道:“你发什么神经!看我这样子很好玩吗?”

湖水的浮力大大减轻了源氏的负担,他又往上托了托半藏,另一只手把他压向自己怀里:“你又不肯下来,我只好这样咯……”看半藏又有抬手敲自己的趋势,他莫名觉得脑壳已经未敲先疼起来,连忙再度开口:“而且哥,我们难得出来度假,你别老是板着脸,和我一起好好放松一下……”

“看到你老是皱着眉头,我会心疼的。”

是不是因为太阳的照射导致温度升高了?半藏只觉得浑身突然都燥热起来,别过脸去不肯和源氏对视,抓住他那一头软嗒嗒的草绿色头发的手却没有松开。慌乱的目光落在树林里,口中吐出的却仍然是训斥的话语:“下次再做这种危险的事,我就告诉父亲你半夜又偷偷打游戏,让你禁闭三天。”

简直是小孩子告状嘛,源氏暗自腹诽,半藏一点都不知道他这样眼眶鼻尖通红、长发散乱的像是被蹂躏过的样子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只能起到让自己更想欺负他的反作用。心里转过千万个想法,但他表面上还是唯唯诺诺地答应着,只是手臂仍然紧紧环住半藏。

“好了,放我回去。”终于察觉到他们的姿势有多么不雅观的半藏绷不住了,耳尖脖颈红成一片,推着源氏的手就要他放开自己。源氏却一脸无辜:“哥,你自己可以踩到底下的,是你自己不松开还整个扒在我身上的呃——哥,别打人,疼疼疼疼疼……”

“所以哥你为什么不自己试试水有多深啊?”

“闭嘴!”

“难道你怕水吗?”

“没有这回事!”

“原来哥你不会游泳啊——诶诶诶哥别动手!我头发要掉了——啊——好疼!”

湖边的大麦茶渐渐被染上夏日的温度,小竹凳仍然安静地躺在地上,无辜地诉说着主人对它的漠不关心,直到森林中的小屋里升起炊烟,它才被人拾起物归原位。

在饭桌上源氏旧事重提借口说半藏不会游泳这样很不安全,和宗次郎争取到了每天午后两小时的独占兄长的时间,任由半藏百般抗拒都毫无用处。嘛,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评论(5)
热度(42)

自卑禁止,努力翻倍。

头像@维安安安安子

© 独木狂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