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狂舟

在开始之前的构思

非常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使用ow藏(初始皮)基底的蛇藏和使用便装藏的基底的蛇藏有什么区别,然后第一印象是ow更为隐忍,捕猎时如同藏在猩红帷幕后的黑寡妇,便装更为凶戾,就像已经瞄准了猎物的眼镜王蛇。

ow藏感觉上背负着更多的心事,而便装则给我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虽然他们其实背负得一样多。

好吧我承认我还是人物理解不到位()

【源藏】水

@PianoNinja 的点梗!炎热夏日的水中嬉戏!

ummmmmmm日常写得很丑陋系列(ni)

点梗基本都是一发完结!

————————————————

如果你没有将全副身心都没入水中过,你永远都无法知道那个平常与你无关的、遥远的、甚至可以将你永远留下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耳边只有水流汩汩而过的声响,那些虫鸣鸟啼都被遮挡在水面之上,就算双手抓不到可以支撑的物体,这样的静谧也仿佛能给人莫大的安全感。湖水被护目镜挡住,睁开眼睛时能看到光线在湖中的通路荡漾变化,无畏的小鱼穿梭在摇曳的水草之间,偶尔有树叶形状的阴影扭曲着伪装成鱼群的同伴。如果没带护目镜的话——如果现在就把它摘下来扔上岸的话...

【源藏】界

@易缺 点的浪人×鬼!
对不起我写的太丑陋了呜呜呜呜呜(哭着跑掉)

——————————

“你是谁?这里是阴界,不是你们活人该来的地方。”

“那你又是谁?再往前走就到了阳界,你也不该来这。”

浪人的手搭在刀柄上,警觉地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鬼。鬼和他——应该说生前和他身形相仿,只不过早已死去的恶鬼肤色灰败,双目无瞳,只有斑白的鬓角能让人看出他曾仍为活人时被时间洗礼的痕迹。不知为何,浪人总觉得他很熟悉,仿若故人相见。

浪人突然想起了什么:“难道你是那只守界鬼?我可没有东西可以让你勒索。”

“你在想什么?”恶鬼面露不屑,随着一阵阴风吹过,他左臂上的纹身骤然亮了几分,“我怎么可...

一条置顶

你好呀!这里是独木狂舟,可以叫我舟舟或者饼饼!

目前唯一墙头Overwatch,cp磕的不多,主产源藏,不拆不逆

文笔不好,写的也不够多,请多多包容!

所有产出未经允许不能二次上传或者“转载到我的lofter”,请见谅。

喜欢和好朋友聊上一整天,也欢迎你成为我的好朋友!企鹅号走这里→973298747,战网号走这里→岛田骨科婚介所#5770

不喜欢d5,所以请不要刷到我脸上!

平时容易陷入到自卑情绪之中,目前正在修复此bug。

暂时就这么多啦!感谢你看完这些废话!

ps:目前还未填完的坑的清单,排名不分先后

①废土au(ow源×蛇藏)
②浴室play(青年)
③拉面!...

一周年纪念

从一年前开始写同人文,感谢大家的支持,容忍我那么烂的文笔和缓慢的进步(bu)

点梗吧,很久没做这事了,希望这次不会咕

源藏限定

最后再次感谢喜欢我的文的人(鞠躬)

球球你们都去看这个!!!!哥哥超级无敌可爱了!!!!!!

维安安安安子:

做一个手书的预警( )到时候链接发评论 做了不到两天 有点糙

【源藏】δ(R18)

拖了超级超级久的肉()
射niao有,逻辑无,又是一篇不怎么好的文(你好意思说)

翻你个锤子的车

随缘发,能看到的都是有缘人

是安安的图的梗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

Tomatiel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

【源藏】夏日祭

[拖了超级久的文_(:з」∠)_就是想喂给安安吃!

呃,写得很烂。]

——————正文——————

“哥……”

“兄长……”

“半藏……!”

源氏接二连三的呼喊终于让半藏回了神。他下意识地吞下嘴里已经融成糖水的刨冰,没有正过脸和源氏对视。桌底下紧紧攥在一起的手沁出薄汗,年幼的那位却仍然不肯松手,摩挲着兄长掌侧的茧,又把手指强行插进兄长的指缝里十指相扣。若不是有桌椅遮挡旁边人怕早就就着他们极为相似的面容悄声议论起来,但饶是有这样牢固的掩护半藏仍然心神不宁:“你抓得太紧了。”

“我还以为半藏你都习惯了,毕竟都这样快一天了不是吗……”低声嘟哝落到耳中就变了味,半藏无可制止地耳尖脖颈一连...

自卑禁止,努力翻倍。

头像@维安安安安子

© 独木狂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