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狂舟

【源藏】夏日祭

[拖了超级久的文_(:з」∠)_就是想喂给安安吃!

呃,写得很烂。]

——————正文——————

“哥……”

“兄长……”

“半藏……!”

源氏接二连三的呼喊终于让半藏回了神。他下意识地吞下嘴里已经融成糖水的刨冰,没有正过脸和源氏对视。桌底下紧紧攥在一起的手沁出薄汗,年幼的那位却仍然不肯松手,摩挲着兄长掌侧的茧,又把手指强行插进兄长的指缝里十指相扣。若不是有桌椅遮挡旁边人怕早就就着他们极为相似的面容悄声议论起来,但饶是有这样牢固的掩护半藏仍然心神不宁:“你抓得太紧了。”

“我还以为半藏你都习惯了,毕竟都这样快一天了不是吗……”低声嘟哝落到耳中就变了味,半藏无可制止地耳尖脖颈一连红了个通透,身处冷气十足的甜品店里却浑身燥热得想要掉头就跑逃离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年轻的麻雀毫无所觉,左手拈起和果子就一口塞进嘴里,满足地窝回沙发靠垫的怀抱。

这家伙……还好意思说!

平日里半藏就连最基本的节假日都在各种训练场里忙个不停,抑或是跟随着父亲四处奔波学习处理家族事务,没想到今年宗次郎看完小儿子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表演以后,居然大手一挥,大发慈悲地把半藏还给了他的小麻雀。长大后头一次被允许参加夏日祭的半藏对这个变得过分热闹的世界无所适从,强作镇定地跟在源氏后面,时不时还要抑制住自己条件反射般的对靠近的人流出手的欲望。彩车队伍从他们身边的大路上经过,引起一阵阵欢呼。

“哥——抓紧了——”

兴冲冲走在前头的源氏不知何时放缓了脚步,在人潮之中握紧了半藏的手。半藏被人潮带得一歪,差点撞进源氏怀里,紧张得同手同脚险些绊倒自己。源氏看着他,脸上满是那种令人艳羡的耀目笑容:“人太多了,会走散的,哥,抓紧我。”

难得被不靠谱的弟弟保护一次,半藏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些许,但仍是固执的想要抽回手,源氏却不依不饶,甚至步步紧逼,抓住破绽和他十指相扣:“哥,放松点,没人会注意到我们的。”

这里人这么多,同性情侣也不少,当然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们;以半藏的感知能力,当然也不会不能察觉到是否有人在监视着他们。但他就是无法抑制地紧张,毕竟不会有谁像他们一样越过伦理界限,与自己的血亲兄弟私述爱恋,甚至还胆大妄为地在街上携手同行。

游行表演的队伍缓缓行过,华美的仿制十二单吸引住游人的目光。街道顿时沸腾起来,人们欢呼尖叫着试图表达自己的喜悦。半藏顿时被表演分散了注意力,不再纠缠是否要和源氏牵着手一起渡过夏日祭的小事。就在这时,源氏趁他不备凑了过来——

“唔,试胆大会快要开始了,现在慢慢走过去正刚好。或者哥你想再逛逛庙会吗?……哥?你又走神了。”

碗里的刨冰已经彻底融成糖水再难下口,没了和果子的竹签躺在垃圾篓里无人理会,但浑身燥热的游人终是迎来了夏夜的凉风。半藏深吸一口气,不动声色地甩了甩袖子,试图让布料盖住两人交握的手。同龄的男生能大大方方地揽着女友穿梭在庙会小摊之间,而自己的对象却连手都不想和自己握,这么一想源氏顿时郁闷起来,忽然松了手往旁边一歪,整个人都搭在半藏身上。

“你——”半藏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要推开他,源氏却不依不饶地加重力气,甚至手一收,勾住了兄长的脖子。“你紧张什么,普通兄弟也可以这样。”

心里有鬼怎么掩饰都会觉得别扭,半藏算是体验了一把那些被抓住软肋的人被审问时的心情。一会儿担心遇到认识的人戳破他们的不伦之恋,一会儿又担心路人看出点什么端倪对他们指指点点,若不是因为是难得的和源氏一起出来游玩的机会,半藏怕是早就已经落荒而逃,躲在花村的厚壳里再也不肯出来。源氏手一拂,摸到他已经被汗水浸透的浴衣,抬眼又注意到他鼻尖渗出的汗珠,愣了愣,一时忍不住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半藏窘得走路都不顺当了,还差点同手同脚绊倒自己。源氏憋笑憋得肚子疼,连眼角都泛起丝丝泪花,身子和抽风一样抖个不停,眼看着脸皮比纸薄的兄长终于要恼羞成怒不顾面子当街揍自己一顿他才忙忙收了笑,把半藏推到小摊前:“哥哥要不要吃一个这个,占卜苹果糖,看上去很新奇啊。”

“不要,小孩子才会吃这个。”虽说如此,半藏的眼睛还在不住往晶莹剔透的糖果上瞟。当然没人能拒绝得了童年的回忆,小贩对此颇有信心,大大咧咧地任由二人打量自己精心制作的糖果。

“你们二位看上去般配得很,不如试试这边的姻缘苹果糖,测一测以后的恋情发展如何。”

“什么般配,老板你怎么能乱说话呢,我们可是好兄弟。”半藏还没开口反驳,源氏就冲着小贩批驳起来,只是挤眉弄眼的样子实在没什么说服力。小贩也顺着他的话找了个台阶:“那就是我看岔了眼。那这就更要测测姻缘了,男孩子嘛,谁能没个喜欢的人?”

“哥,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源氏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信手抽出一个苹果糖,“我觉得我们应该测一测。”

半藏快被他的厚脸皮击溃了,随手拿起一个,扔下一把零钱就扯着源氏落荒而逃。

试胆大会在学校里举办,兄弟俩这么一路打打闹闹花了不少时间,按道理早就应该开始才是,然而学校大门紧闭悄无声息。源氏在兄长疑惑的目光下尴尬地挠挠头,掏出手机给负责组织的学生会会长发了即时信息。

“泽田,试胆大会还没开始吗?”

泽田很快就给他回了消息,第一句却是一个“?”。

“你这家伙搞什么鬼?泡妞把脑子泡坏了?试胆大会明天才开始啊!”

场面一时间陷入了尴尬,半藏没有多少参加夏日祭的经验,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若是打道回府也太早了些,实在玩得不尽兴。而撒泼打滚死皮赖脸好不容易才把兄长弄到手的源氏更加不甘心,啃着苹果糖假装无事发生过依旧拉着半藏要逛庙会。捞金鱼、玩偶套圈、投球投标,各种各样的特色活动在街边依次排开,夹杂着仍旧没有关门的电玩城里传出的音乐声,衬得夏日祭热闹无比,只可惜此时参加夏日祭的两位主角心思早已不在此处。

“开始了……开始了!”

人流忽然改变了方向,朝着观景台涌去。兄弟俩还没反应过来,头顶就已经传来轰然鸣响——正是被源氏遗忘的烟火大会。街道上楼房太多,视野太狭窄,只能从头顶看到骤然炸开的烟花的边角,这样看着实不过瘾,源氏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环视一周,拉着半藏的手往小路跑去。

“哥,我们回花村,那里视野好。”

步履匆匆,等到磕碰青石板的脆响不再扰乱心绪,源氏和半藏早已甩开碍事的木屐三下五除二爬上钟楼旁的小屋的屋顶。花村本来地势就高,坐在屋顶上更是仿佛要融入璀璨的烟火之中。这里没有其他人回来,当然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们,源氏便肆意地伸出手与半藏十指相扣。

“哥你真是难得出来一次啊……什么时候能多陪我一会就好了。”

不知道用什么神奇方法制作而成的烟花时而炸出曳尾金鱼的灵动,时而又显出满树樱花的娇美,青紫粉蓝齐放甚至抢过了晴夜明月的风头。半藏一时间看得入迷,无意识间就像源氏所期望的那样收紧了交握的手。冷不丁听到麻雀的低声抱怨,他愣了愣,好一会儿才低声回答:“抱歉。”

他到底对哪一部分心怀歉意?究竟是作为兄长而没能照顾好弟弟的愧疚,还是身为恋人无可奈何的故作冷淡?饶是源氏对他们之间超越亲情的爱恋坚信不疑,此时也猜不出兄长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一时之间竟是无话可说。

烟花绽放得越来越频繁,花鸟虫兽甚至时兴的虚拟歌姬都纷纷亮相,就连身在花村内都能听到从山脚下的城市里传来的欢呼声。终于,在百花齐放的巅峰之境过后,天空终于安静下来,烟火大会骤然宣告结束。半藏一颤,很快恢复平静,源氏却借着焰火余光捕捉到他眼里转瞬即逝的失落。

——半藏若是回去了,怕是再也没机会和他一起出来了。源氏忽然想到这一点,本欲站起身来离开的动作硬生生收了回去,拉着半藏顾左右而言他,却是绝口不提回去休息的事。半藏也不催促,靠在朱红色的柱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天。

“说起来,”源氏看着手中被吃得只剩一根竹签的苹果糖,“半藏,难道你都不好奇抽中的是什么吗?”

字条被塑料固定住,只有吃掉了苹果糖才能轻松解开包装。半藏一扯,塑料包装便脱离出来,露出包在竹棍上的纸条。

“我的是‘桃花已至,何苦再忧’,好像还挺准的?”源氏早就迫不及待地展开了纸条读出声,而后又急急地想要偷窥半藏手里的秘密。半藏却没有依他,轻松地避开他的袭击,跳下高台。

“该休息了,源氏。明天见。”

源氏望着兄长离去的背影,兀自出神,而后终于惊醒,在半藏彻底消失在黑暗中之前,跳下高台追寻而去。

“不悔。”

评论(14)
热度(45)

自卑禁止,努力翻倍。

头像@维安安安安子

© 独木狂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