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狂舟

【源藏】不那么零散的段子

没带脑子写的,当不得真

不放预警是因为不想剧透

01.

源氏是不受部落里的小孩子们喜欢的,没人和他一起玩。于是源氏只好自己跑上山。幸运的是春夏秋山上都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比如唱歌很好听的飞鸟,比如多汁可口的浆果,比如上山打猎的半藏。

其实源氏不喜欢白色——也就是半藏身上最常有的颜色,因为山上白雪封山时什么好玩的都没有了,如果乱挖坑抓兔子,说不定还会把冬眠的蛇扒出来。

可是半藏好看呀。

源氏悄悄跟在半藏身后,顺带揪了一枝软藤攥在手上。

02.

半藏的狼首装饰是白的,身上的衣服是白的,就连练习打猎用的弓都是白的。源氏觉得他就像雪里走出来的仙人一样,好看极了,于是总是忍不住缠着他,把头埋在他被染白的发丝里。

“听说狼神喜欢白色,说是纯洁的颜色。我是狼神的祭品,所以什么都要是白的。”半藏无奈地笑了笑,使劲在源氏头上揉了一把。刚刚他还被突然从树林里窜出来的源氏吓了一跳,不过戴上源氏给他编的花环以后好像也就不在意之前的时了。

“我倒不觉得有什么难过的,”半藏抚摸着手里的弓,使劲紧了紧弦,“给狼神祭品,狼神就会保佑部落平安,这是好事。所谓的牺牲只是狭隘的误解而已。”

源氏把头枕在他腿上,仰视他因为刻意保养而过于白皙的下巴,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样的表情觉得有一点难过。但源氏并不太能理解“祭品”的意思,并且另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困扰了他很久。

我要娶半藏,源氏想,我要他做我的伴侣。

03.

爷爷对源氏想要“娶”半藏这件事感到很奇怪,毕竟半藏是个眉目俊朗毫无娇气的大男孩,再过一两年就会长成能独当一面的大男人,但爷爷还是摸着源氏的头,一脸笑呵呵的。源氏对他还把自己看成小孩子,一点都不觉得自己长大了的行为很不开心,扭头就跑出去找半藏玩了。

谁知今天半藏被祭司临时叫去吩咐事情了,源氏只好闷闷不乐地一头钻进山里。上次他别出心裁地用雪莲给半藏编了个独特的花环,衬得半藏愈发好看,于是这次他决定去山麓的金竹林里去转一转,在立春到来之前提前踩个点,看看哪里可能会长出又大又香的金竹笋。

源氏当然是不吃金竹笋的,他拿回去顶多是当作一个好看的装饰品,吃笋的是半藏。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源氏就养成了这样照顾伴侣一样的习惯,但他也不觉得累,只是觉得这样理所当然。

立春快要到了,能娶半藏的日子也应该越来越近了吧。源氏边这么想,边一头钻进竹林里。

04.

爷爷的身子越来越虚弱了。

其实源氏早就知道了这一点,但是他总觉得也许爷爷只是得了一场无甚碍事的感冒,春天到了天气变暖了就会好起来。但是爷爷实实在在的,每天都在变得更衰弱。源氏很担心爷爷,甚至一连几天都没出去找半藏,每天都守在病榻前着急打转。因此他不知道,部落里还在发生另一件大事。

“半藏,”祭司叹了口气,“族人都会感谢你的。”

半藏一言不发。早在他接受自己成为祭品时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还怪舍不得的,虽然他知道源氏很快就会忘了自己。

“最后的净化仪式就在后天,为了避免意外,我想,你还是不要上山了吧。”

半藏面无表情地看着钻进帐篷里的两名守卫,重新戴上自己的白狼头饰,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05.

爷爷的寿命终于还是走到了尽头。源氏紧紧贴着他,感受着爷爷一点点变冷的身子,却无计可施。过了很久,直到源氏感觉到两只前爪都已经被泪水湿透时才察觉到天色已渐渐暗沉下来。因为过久的哭泣,他跑动时脚步虚浮,好几次都差点摔进山谷里,但是他不敢停下来。

祭司会知道老狼神已经死去,新狼神即将即位,祭品也终于要派上用场。

半藏是这一次的祭品。

最后的仪式就在今天。

源氏被一块碎石绊倒,褪色成雪白的毛发在雪地上拖出长长的痕迹。但是他已经来不及喊疼了,连滚带爬地冲向部落。

难得的,部落里所有人都在冬天时从帐篷里出来了,此时他们聚成一个大圈,围绕着什么东西,神色惶恐,念念有词。忽然从山上传来一阵狼嗥,众人顿时如潮水般散进树林里。

场地顿时空了起来,只见五簇篝火跃动,照亮了中间的祭坛。半藏一身白衣躺在祭坛上,血液从胸口的空洞里流下,顺着祭坛的纹路没入大地。他早已没了呼吸,过度失血把他的脸色变得格外苍白,但神色却是前所未有的安详。

06.

“后来,狼神伫立在祭坛旁,凄凉的嚎叫持续了整整一夜,所有族人都战栗着缩在帐篷里不敢动弹。直到第二天天蒙蒙亮时,才有勇士挑开帘子往外窥探,却惊讶地发现,狼神和祭品一同凭空消失了……

“再后来,虽然狼神还是庇佑着部族,却再也没人见过狼神的样子,能听到的只有狼神的传说了。”

围坐在桌旁的姑娘们听完了故事神色不一,有些心软的甚至已经悄悄抹起了眼泪。这样的情形反而让店主不好意思起来了,他挠着满头绿毛,一脸尴尬地提着茶壶站在旁边,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小姑娘们。好在一直在厨房里忙活的厨师出来解了围。

“源……弟弟,晚饭时间快到了,过来帮忙,等会客人们都要下来了。”

“马上就来哥哥。”

姑娘们的注意力顿时转移到了厨师身上,叽叽喳喳地小声交谈起来,胆大的则凑近店主,戳了戳他的腰:“老板,这真是你哥哥?”

“看上去不像吗?”店主摊手笑道。

“不像,眼神不像,”姑娘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接下来一句话顿时把众人惊得不轻,“是你的……嗯,伴侣吧?”

店主又腾出手挠了挠头,居然罕见地露出一个带着几分羞赧的笑。姑娘更加起劲了,连忙要追问,店主赶紧摆了摆手:

“我要去帮忙了,不然他一个人忙不过来的。”

姑娘失望地坐了回去,盯着茶水一言不发。

“噢,对了,你们要特色游的话,不如去山脚的金竹林园吧,现在可以挖竹笋来着。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带过来让我们代煮的。”

“为什么老板你话题跳得这么快啊……”姑娘趴在桌上,满脑子都还是之前的话题,店主却已经一闪身进了厨房,还不忘露出个脑袋对着她们笑。

“因为春天,是万物复生的季节啊。”

评论
热度(36)

自卑禁止,努力翻倍。

头像@维安安安安子

© 独木狂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