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狂舟

【源藏】D篇

关键词避雷:校园au

是一个想要写出好故事的我,日常写出的没什么味道的故事

——正文——

下课了。铃声悠扬洒满校园,学生们拿起书包三三两两离开教室,只有岛田源氏没有动。

源氏趴在桌上,只觉头重脚轻浑身提不起劲。也许是同学们觉察到了他的不对劲,纷纷凑到他身边小声问他怎么了,但他听不清楚。楼下拍打篮球的声音、头顶风扇转动的声音、同窗们讨论的声音,全都被由内而外的高热搅乱。他很想安静一会,但嗓子也疼得不行,实在没有说话的心思。忽然一只柔软的手小心翼翼贴上他的额头,又受了惊吓似的收了回去。

耳边嗡鸣渐渐停歇。源氏猜他们也许都已经散去,暗自松了口气,随后又被接踵而至的头疼拖入更深层次的眩晕。

“老师!”

校医刚给最后一位同学包扎好伤口,收拾完东西,正打算下班回家,还没锁门就看到走廊那头跑来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只好停下脚步,想了想又从包里找出湿巾递给小姑娘。小姑娘不好意思地接过湿巾拭去头上的汗,随即神色一正:“老师,我们班的岛田源氏同学身体不舒服,好像发烧了,能麻烦您去看一下吗?”

“啊,好……”

“源氏发烧了?”校医话音未落,一道男声突然插了进来。小姑娘偏头一看,原来是一位刚从楼上下来的高年级学长,听他的话似乎还和源氏认识。倒是校医看到他时熟稔地打了声招呼,笑着说道:“半藏你来的正好,既然源氏生病了,等会你就负责把源氏带回去吧。”

半藏?小姑娘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原来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源氏的哥哥啊,听说是那种成绩随随便便都能上京都大学的超厉害的人呢……

学长察觉到她的目光,不以为忤,轻轻点头算是问好。

等到一行三人走进教室时,源氏仍然趴在桌上一动不动。围在身边照顾自己的同学突然都退开了去,他猜一定是热心的半藏请来了校医。但出乎意料的,一只冰凉的手搭上了他的额头。

“……哥?”他迷迷糊糊地叫了一声。

也许半藏回应了他,也许没有,但他能感觉到那双冰凉的手解开自己校服的上三颗扣子,把体温计塞到自己腋下。源氏乖乖夹住了体温计,任由他摆布。大脑似乎被半藏永远那么冰凉的手刺激得舒服了些。

“果然发高烧了啊……不过也没有到必须要去医院的地步。总之先在家里休息两天吧。”校医接过体温计,回身在药箱里找了起来:“来,拿着,这个药一天吃两次,一次三颗。啊,还有,记得明天来找我批假,不然被记旷课就不好了。记住了吗?”

半藏点头,规规矩矩地鞠了个躬:“谢谢您。”

那抹凉意离开已经有好一会,源氏觉得身体好像变得更热了,迷糊中伸手去拽还没扣好的领口。恍惚间他听到有人俯下身,在他耳边问了句“还能走吗?”,他便强撑着要站起来,头却突然一阵钝痛,把他打得向一边倒去。几只手伸过来要拉住他,但他最终还是撞进一个坚实的怀抱里。这回那个声音离他更近听得更加真切:“还是背你回去吧。”

源氏歪着头,似乎是想要凭借烧得迷迷糊糊的大脑理解这句话,但半藏已经松开他蹲下身,让还留在教室里帮忙的热心同学来搭把手。源氏感觉到他拖住自己的膝弯,慢慢站了起来。

“哥……”

“嗯。”半藏和好心的同学们道了谢,小心翼翼拾级而下,刚开始帮忙跑去叫了校医的小姑娘自告奋勇帮他们拿包,一蹦一跳跟在后头。源氏趴在他背上勉强睁眼,却只看清了他耳垂的轮廓。

“哥……”他又迷迷糊糊叫了一声,不自觉伸手去碰半藏的耳垂,柔软的汗毛蹭到指腹。他小小地打了个哈欠。

“困就睡吧,到家了我再叫你。”半藏语气柔和下来。他停住脚步,顿了顿背上的源氏防止他掉下来,然后绕过花坛向停在校门口的黑色轿车走去。源氏是真的困了,尽管头还在一个劲地疼,但他眼一闭,当真就这么在半藏背上沉沉睡去。半藏把他放到后座上的时候动作一顿,恍然惊觉这一幕竟和他们幼时一起参加夏日祭时一模一样。

等到暖粥下肚,源氏才真正清醒过来,但四肢仍是使不上劲。头枕在结实的大腿上,源氏抬头望去,恰好撞进半藏关切的眼神。

“好一点了吗?”半藏边问他,边举起一勺粥小心吹凉。源氏“嗯”了一声,声音小到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到。他现在没什么食欲,特别是就连张嘴这样的动作似乎也会扯到神经,痛得浑身一个激灵,但他也还不想从半藏腿上起来,懒洋洋地半眯着眼。

“父亲今天不回来,本来还说要检查你的功课的,这下可倒好……这两天你也不用去学校了,先把病养好吧……”

“来,张嘴——”

勺子碰到碗沿,发出清脆的“叮——”的一声。

虽然不用去学校就意味着他不用再提心吊胆编造理由出去打游戏,但这也意味着他随时随心邀请半藏一起到天台吃便当的机会暂时没有了。半藏好像看出了他的闷闷不乐,但一时也不知怎么安慰他才是,只好抬头,装作专心地看着电视里的综艺节目。

“今晚想和哥一起睡。”

在电视插播广告的间隙,源氏突然小声地嘟哝了一句。半藏愕然,低头看他,一瞬间觉得刚才听到的话只是他的错觉。但不是错觉,源氏翻了个身,额头抵上他的小腹。

“明天哥去上学,家里就只剩我一个人了,很无聊,想和哥多呆一会。”源氏声音闷闷的,似乎还带着高烧中的恍惚。半藏忍不住伸手去揉他的头发,过于冰冷的指尖染上发根的暖意。他突然笑了笑。

“源氏,你说发烧会传染吗?”

源氏脑子一时转不过弯,喉结滚动好几下,似乎是在犹豫是要回答会还是不会。

“快点好起来啊,我的小麻雀。”

源氏转头看他,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就像终于用无数个承诺把爱哭的孩子哄笑的父母一样,露出既无奈又纵容的笑。

感谢阅读

评论(4)
热度(34)

自卑禁止,努力翻倍。

头像@维安安安安子

© 独木狂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