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狂舟

【源藏】零散段子

关键词避雷:一起找游女,第三人有,非ntr,肉有

爸爸们请不要把我叉出去打死谢谢我爱你们 总之就是一点点写Z篇的时候的副产物,不好吃,拿出来让大家勉强乐呵一下(?)

01.
“呼……”

玲子是游屋的花魁,经过特殊调教,那活做起来自然是比寻常游女好得多。源氏一手在她颊侧轻抚,感受着下身一阵胜过一阵的刺激,舒服地眯上了眼。金鱼在三尺开外的鱼缸里游曳,偶尔吐出一串气泡。

玲子抬眼看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染上情欲。源氏觉得有些羞耻,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却无意中看到被扔在一旁的浅蓝色浴衣。

半藏。

他突然想起同在房内、同样被游女服侍着的兄长。自解开裤带开始他便没再抬眼看向对面,只听闻那边传来的压低暧昧喘息。大哥此时是怎样的表情呢?总不会也和平常一样板着脸吧?脑中闪过美优被吓得捂着眼睛小声啜泣的样子,源氏忽然有些幸灾乐祸。

有点好奇呢……

他假装不经意地,微微抬起了头。

02.

视线先扫过美优纯白的罗织袜,被包裹住的脚掌小巧得不可思议,简直让人无法相信它是怎么能支撑着她不断起舞的;而后是松散的和服;再然后,便是半藏袒露着的、不断起伏的胸膛。

“走神了哦……”玲子松开嘴,娇嗔着埋怨道。美优似乎感觉到什么,笑嘻嘻地转过头,一头青丝尽数倾泻在半藏脚边:“对玲子不满意吗?要不要——来换一换呢……”

“讨厌啦……”

香薰炉飘出一缕白烟。红尾金鱼吐出一串气泡。

“不,不用了。”源氏匆忙站起身,勉强扣好皮带:“今天就到这吧,我先走了。”

半藏轻轻推开美优枕在他大腿上的脑袋,捡起浴衣拢好。

“不舒服吗?一起走吧。”

源氏当晚做了个梦,梦到另一人在和他纠缠不清。那人相貌和他极为相似,比他更细的眉毛同样在尾梢分成三叉。他轻声说着连自己都听不懂的话语,让两人同样充血的那处紧贴在一起摩擦。那人露出了平时绝不会有的表情,眼里蒙上一层水雾,却如同咬住了猎物咽喉的狼一样,带着染上情欲的高傲死死盯着他。

液体洒满了双手。源氏一颤,想起了那人是谁。

半藏。

梦醒了。他兀自低语。突然对能如此亲近他的美优产生了莫名的嫉妒。

03.

半藏难得闲下来,源氏就迫不及待地拉着他的手回到小院。四季樱开了满树,纷纷扬扬随风飘洒好看极了,他们却在树下忘情亲吻,无心欣赏。

两个人的衣服都已经乱成一团了,松松垮垮勉强披在身上,远远看上去只能说是勉强像样。皱巴巴的衣服下是连接在一起的肉体,随着动作溢出暧昧的水声。

“哥哥……”源氏抬头看他,手绕过衣服轻轻抓住半藏的脚踝。似乎是跪得累了,半藏顿了顿,手搭在源氏肩膀上。

他们都快要到了,快感有如潮水蔓延至指尖,暖洋洋的,让人酥了骨散了魄。源氏又忍不住低低唤了他一声,凑上前去舔弄他的锁骨。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源氏想。

评论(2)
热度(41)

自卑禁止,努力翻倍。

头像@维安安安安子

© 独木狂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