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木狂舟

【源藏】A篇(下)

关键词避雷:非亲生血缘关系

这篇的主线背景一直没有说,但大概是不打紧的。背景是二人吵了架,源氏赌气离家去攀岩。

最后一段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删,但是尊重我当时写出来时的意见不删除。也许它并不完备,欢迎读者斧正。

非常感谢一直鼓励我的小伙伴们,没有你们我也不能支撑那么久。

感谢您的拨冗一阅,您的支持是我前进的最大动力。

A篇上半部分

———正文———

三、

对于岛田家的继承人们来说,所谓的教育有高中及以前的学校教育和大学及以后时期的家族私授两个泾渭分明的部分。前半部分时他们和正常人一样——也许做得更好,而后半部分会在家族长辈的教诲下、在商海的拼战中完成。因此,当同龄人才刚刚毕业正式踏入社会,为一份好工作而日夜操劳时,两位继承人都已经到了应当谈婚论嫁的年龄。

“哥,你别总挑那种老气横秋的颜色嘛,我觉得这个宝蓝色和你很搭啊……哥?半藏?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半藏神色不变,继续把衬衫扣子从上到下一丝不苟地扣好。源氏又笑嘻嘻地凑过来要帮他打领带,却没从穿衣镜里看到自己连着扣错三个扣子、衬衫还有半截边散在裤腰外的尴尬。

打好了领带,源氏又忍不住开始絮絮叨叨:“哥,你到底喜欢哪家小姐啊?村下,渡边,坂田,这么多呢……”

半藏伸出手帮他扯好衬衫,又解开他的扣子一颗颗重新扣上。年轻人匀称的肌肉在衬衫的勾勒下隐约可见。“要是喜欢你选一个好了,我不和你抢。”

源氏大惊失色,伸手捞过一只无辜的洋葱小鱿抵在胸前:“别,哥,你知道我喜欢男人的。”

半藏低低地笑了一声,不再逗弄他。

自从源氏二十岁时带着一个男人回家正式宣布出柜以后,兄弟二人间莫名其妙的裂痕就被时间稀里糊涂地遮住。刚开始那会半藏还觉得别扭会去避嫌,怎奈源氏信誓旦旦拍着胸脯对他说“我又不会喜欢哥哥,哥哥是不一样的”以后,两人的关系还是恢复如初。半藏也只把十八岁时的事当成一场意外。

晚宴或者说相亲会流程冗长繁杂,无聊至极——这是兄弟二人私下达成的共识。本来应该单单是半藏一个人的相亲会,多事的长辈们不知道从哪给源氏找来了一堆娇柔弱态,眸含春水的——呃——带把的男人。难得会出席一次这种宴会的二少爷吓得几乎落荒而逃。半藏隔了半个会场欣赏他如同猪肝的脸色,憋笑憋得肚子发疼。

结果少爷们还是没能顶住莺莺燕燕的攻势,各自寻了由头溜之大吉。

“拉面好了。”师傅亲自把拉面端上,笑呵呵回了厨房。兄弟二人对视一眼,开始分工明确地瓜分配菜。源氏爱荤,于是酱牛肉和火腿都进了源氏碗里;半藏喜素,源氏就把海带结和豆芽菜都给了他。听上去似乎有些不公平,但在二人每次偷偷溜出来吃拉面都会剩一堆截然相反的配菜后,不知不觉间而且就达成了这样的共识。瓜分完毕,二人便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哥你不知道,今晚那帮家伙真是太可怕了,一步三扭带媚眼,我真怕他们走着走着腰给扭断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拉面去了十之八九,源氏吃出一身薄汗,边伸手拉开那个样式古朴的挂扇开关边和半藏抱怨。半藏没有抬头,只是伸手松了松领口。源氏比谁都了解他,就算他没表现出来,也知道他是在心里笑自己,不由恼羞成怒,伸手去捏他的脸。

结果打打闹闹间一时没收住手,打闹间质地优良的西装袖口还是沾上了一点油渍。半藏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心疼的,只是回去后洗衣妇未免会多嘴,不过看到源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地道歉,他觉得倒也蛮不错的。他故意板起脸:“源氏——”

“呃……哥?”

“你啊,”他终于还是绷不住,露出一个转瞬即逝的笑容,“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换了那么多对象也没固定下来,是不是太花心了点?”

源氏不服气地“哼”了一声,总算明白半藏是在捉弄他了,扭过头去不想理会任性的兄长。见他使小性子,半藏又开口:“和哥哥说有什么好害羞的?至少我能让你下次相亲会好受点。”

源氏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竟然没有反驳“下次相亲会”的说法,当真不害臊地数了起来:“不能太柔弱的,至少要练过一点武术;头脑机灵点的;胸要大,呃,呃……头发也要长一点……”

半藏见他一副如数家珍的样子,又气又好笑:“还有呢?”

“还有啊,”源氏看着他,一直在笑。

可是笑着笑着,他眼眶里便积满了泪水。他突然伸出手紧紧抱住半藏,那力气之大让半藏怀疑自己是否会被截成两段。尽管源氏脸埋在兄长颈窝里,但颤抖的身体和高耸的肩胛骨仍是把他的心事暴露无遗。

“还有……一定要是半藏你啊!……”

半藏从夏夜的蝉鸣里拼凑出这些用零散气音组成的话语,浑身燥热一点点褪去,只余泪水浇在肩头又迅速蒸发后的冰冷。这么多年的相安无事,他还以为源氏早已放弃这些混乱不堪的想法。源氏仍旧爱着他,爱着自己这位不是血亲胜似血亲的兄长。

源氏。

我该怎么办?

他僵着身子,把一切话语堵在紧抿的唇后。

于是那句同样不堪的“我也是”,终究是掩埋在了夏夜的黑暗里。

四、

半藏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热早饭时突然想起来这些陈年旧事。此时他头发还没吹干,只是松松垮垮地随意披了件浴衣,站在案板前处理早餐。蒸笼喷出水汽“嗤嗤”作响,蒸鸡肉和米饭的香味渐渐弥漫开来。

“叮——”

这么一大早的有谁会来串门?半藏犹豫了一会,还是只是拢了拢松松垮垮的浴衣去开门。门外的男人看到他穿成这样愣了愣。

“没带钥匙?”半藏说完也不待回答——似乎只是习惯性地“打个招呼”而已——径直转身回到案板前。源氏把背包搭在门框上,在小几旁盘腿坐下:“山上忙着救人,不留神给掉下去了。”

“哦。”

一时无话。

蒸鸡肉的香味愈发浓了起来,混合着刚夹出的酱瓜味,闻一闻便能让人胃口大开。半藏关了炉火,小心翼翼地避开水蒸汽,用毛巾垫着手,把碟子依次端了出来。源氏看着他把米饭放在自己面前后就拿出晨报看了起来,不由一愣:“你不吃吗?”

“你吃吧。”半藏低头,仍旧看着报纸:“快点吃,吃完了我好收拾。”

“为……急什么?”

“三木教授今天有个宣讲会,我要过去帮忙。快吃吧。”

自己才刚刚回来,半藏就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要走掉。想到这,源氏顿时没了胃口:“要去就去好了,我会自己收拾的。”

沉浸在铅字里的半藏好像终于察觉到不对劲,抬起头来,只见源氏从包里扯出一个漂亮的狼首型饰物扔到自己腿上,拽着包就要离开。此时他也顾不得什么所谓的“面子”了——反正已经和源氏私跑出来同居了那么久——伸手拉住他:“我是说,”

源氏仍在气头上,但还是勉强站住。

“我是说,我今天有很多事要做,明天也是,如果你吃快一点的话……”

“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好好待一会。”

〈另:邮箱里还未打开的信封

To:岛田半藏&岛田源氏

臭小子们,在外面玩够了就赶紧回来吧,理枝很想你们。

一起回来也不要紧。总之有时间回家一趟吧。

From :岛田宗次郎

评论(2)
热度(46)

自卑禁止,努力翻倍。

头像@维安安安安子

© 独木狂舟 | Powered by LOFTER